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欢乐30秒app首页 >>汽车新闻>>正文

月份品牌-厂商新能源汽车批发销量13.4万辆

【孙颖莎 石川佳纯】

與此同時,自主品牌的競爭格局也在發生大的變化。統計顯示,自2018年至今年前5個月,自主品牌的市場集中度大幅提升,大有向頭部車企加速集中之勢。儘管眾多自主品牌銷量下滑,但市場份額卻不降反升。以吉利為例,今年前5月市占率達到6.68%,相比2018年的6.2%提升了0.48個百分點。

對此,崔東樹表示,新的消費潮流下自主品牌車企能否把握機會繼續領先,還需要時間來檢驗。“市場處於‘大年’時,一些小規模企業還能夠憑藉高利潤的SUV產品盈利,但當‘小年’來臨,技術儲備、產品矩陣上的佈局效果就開始顯現。”

數據顯示,吉利汽車2019年6月份總銷量(包含領克品牌)為9.09萬輛,較去年同期減少約29%。今年前6個月,吉利汽車總銷量為65.17萬輛,較去年同期減少約15%,僅達至集團2019年全年銷量目標151萬輛的43%。

針對7月份車市的銷量展望,乘聯會預計,由於天氣炎熱和廠家高溫假等因素,首購用戶購車低迷,換購用戶熱情也不高,因此歷年的7月份都是市場谷底。下半年,行業補庫存周期會大幅改善汽車供應鏈的生存狀態,對抵禦經濟下行壓力有很好的逆周期促進作用。

7月1日起,除北京仍預留了半年過渡期外,包括上海、天津、山東、河北、河南在內的17個省市已確定提前實施國六排放標準。就在一周後的7月8日,中國汽車流通協會汽車市場研究分會(以下簡稱乘聯會)公佈的數據顯示,6月份,狹義乘用車零售達176.6萬輛,環比增長11.6%,同比增長4.9%。

《證券日報》記者對比銷量數據發現,這一數據相對於今年1月份-5月份累計下滑11.9%可謂大幅改善,同時也是時隔13個月後的我國車市首次同比正增長。

6月單月完成177萬銷量經銷商將進入補庫存階段乘聯會公佈數據顯示,6月份,我國狹義乘用車批發168.7萬輛,同比下降7.9%,廠商庫存下降16.5萬輛,渠道庫存下降10萬輛。新能源汽車方面,6月份,廠商新能源汽車批發銷量13.4萬輛,環比增長38.7%,同比增長98.7%。今年1月份-6月份,全國新能源狹義乘用車銷量57.7萬輛,同比增長65.9%。

事實上,由於今年二季度末的大幅促銷擾亂了汽車市場正常的價格走勢,同時對下半年購車客戶的消費產生透支效應。有多家車企負責人對記者表示,公司將會採用價格回收等方式,對國六車型實行價格的理性保護。

本報記者龔夢澤儘管來自主機廠、經銷商以及各大協會的爭議控訴聲不斷,被稱為史上最嚴的國六排放標準依然如期而至。有生態環境部機動車排污監控中心工作人員向《證券日報》記者透露,一流企業做標準,二流企業做技術,三流企業做產品。“國六是我國第一次不跟隨歐標美標做出的標準,好比將競爭拉至同一起跑線,意義非常重大。而國內國六車型能如此之快的實現配備落地,也是藉由標準的力量。”

“國六車型產品的供給是逐步推進的,需要一個過程。7月份開始的生產供給逐步走強,一定程度上推動廠家批發持續恢復。”崔東樹表示,受到今年上半年盈利狀況不佳的影響,各經銷商在7月需要休養調整,加上7月是傳統淡季,經銷商進貨熱情預期仍不會高。

下調年度銷量目標國產陣營隱現競爭分水嶺經歷過上半年市場走勢的艱難局面,車企與經銷商都亟待修正未來的年度目標,從而實現有效的目標激勵。7月8日晚間,吉利汽車發佈2019年上半年盈利預警公告。

如果說國內車市上半年是以“去庫存”為主特征,那麼,下半年的“補庫存”趨勢將進一步顯現。

《證券日報》記者註意到,截至2019年6月20日,國內僅有99家企業共2144個國六車型,約占市場上銷售車輛型號半數。

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國五庫存消化的時間緊、任務重,大部分經銷商認識到只有實現自主銷售才能使國五消化的綜合損失降到最小。因此,自6月初以來,廠家協同經銷商開展大規模的有針對性的促銷,利用一切渠道最終實現國六切換的“硬著陸”,從而激發了車市零售轉正。

記者註意到,與去年上半年66.7億元凈利潤比較,今年上半年吉利汽車凈利將減少40%左右。並且,由於今年目前為止中國市場汽車整體銷量下跌超出預期及集團主動減少經銷商總庫存決心,集團將於2019年上半年的總銷量低於公司原定預期,決定將原定全年銷量目標由151萬部下調10%至136萬輛。

事實上,不僅是吉利汽車,國內眾多自主品牌銷量在年內普遍遭遇下挫,市場份額已經從高峰期的45%回落至36.17%。2019年前5個月,自主品牌的市場份額僅為39.7%,回落至2014年的水平。

對此,崔東樹表示,6月份零售增量以國六區域在月底前須完成清理的國五車型為主。大部分經銷商一方面著眼半年或全年銷量目標,努力實現零售,另一方面期待通過金融、精品、保險等橫向服務或爭取主機廠模糊獎勵等方面彌補價格倒掛帶來的虧損。因此開展大規模的有針對性的促銷,最終實現國六切換的“硬著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