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欢乐30秒app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就业发展-虽然出现了一些制造业外迁和转移现象

【高云翔董璇已离婚】

如果是出於對中國製造業和中國經濟的關心,就應當認真分析外遷的製造業是些什麼企業、項目和產業。雖然這些企業和項目的轉移,會在短時間內對某個地區的就業等產生一定影響,但是如果不外遷、不淘汰、不轉移,帶來的後果只會更嚴重。與其顧忌就業和經濟增長而被動地接受轉移與外遷,不如主動推動低端製造業外遷,推動高耗能等企業轉移。經濟轉型的陣痛早晚會出現,晚痛不如早痛,被動痛不如主動痛,如果帶著目標要求去接受這樣的陣痛,痛感會小得多、痛苦也要小得多,否則最終會難以承受。

所謂中國製造業外遷,更多的是在中國經濟轉型過程中必須完成的結構調整任務。經濟轉型要動真格,就必須有進有退、有上有下,必須淘汰部分不符合產業發展方向和結構調整要求的項目和企業,必須清理部分低端製造業。別說外資企業,就是內資企業也在調整和優化之中,在通過各種手段清理“僵屍企業”和落後產能,這種情況下出現一些製造業外遷,一點兒也不奇怪。

值得註意的是,雖然出現了一些製造業外遷和轉移現象,但中國經濟新動能不斷涌現,特別是新經濟、新產業、新零售等快速崛起,較好地彌補了製造業外遷和轉移騰出的空間。因此,製造業外遷對就業和居民收入增長沒有帶來多大的影響,更沒有釀成很大的風險。目前,我國失業率處於可控範疇,經濟仍保持著良好的韌性和剛性,經濟發展可持續性也得到了較大增強。更重要的是,困擾中國經濟多年的產能過剩問題,通過去產能取得了明顯成效,低端製造業的外遷與轉移,也讓去產能有了更好的基礎和條件。

資本是逐利的,外資資本是如此,內資資本也是如此。二三十年前,低端製造可能通過廉價勞動力、資源消耗等獲得盈利空間,而在今天,中國經濟已經不可能再在低端製造業的“窪地”生存和發展,而必須向高端裝備製造等轉型,向創新要紅利,向高科技要紅利,向高效率與高質量要紅利,向品牌和核心競爭力要紅利。那些不能釋放紅利的企業和項目,許多只能主動外遷和轉移,如果把這樣的外遷與轉移也當作問題和風險,從而唱衰中國製造業和中國經濟,這種論斷是沒有依據的,也是不負責任的。

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不久,就有人拋出“外資撤離中國”的論調。後來的事實證明,外資企業在中國過得很好,新的外資也在不斷涌入中國。眼下又有人誇大中國製造業外遷問題,說輕一點是因為不瞭解情況,用錶面現象掩蓋事實真相;說重一點是在製造輿論恐慌,誇大貿易摩擦影響,為他人鼓勁。

當前和今後一段時間,要不斷增加經濟新動能,釋放更多創新紅利,擴大創業優勢,提高經濟的可持續性和韌性,使中國經濟步入更加良性健康軌道。一些地方出現的製造業外遷和轉移現象,特別是對就業和經濟增長帶來的影響,應當引起關註和重視,但有人如果以此唱衰中國製造業和中國經濟,他們肯定是要失望的。

近日有媒體報道,由於中美經貿摩擦影響,中國企業特別是製造業大量外遷,有人拋出了“唱衰”中國製造業的論調。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孟瑋7月16日回應表示,中國製造業已經進入轉型升級、邁向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出現企業到國外設廠經營是正常現象,“中國製造業外遷的規模並不大,而且是以中低端的企業為主,對中國經濟增長、產業升級、勞動就業等方面的影響總體可控”。

中國製造業誰也唱不衰今日社評本報特約評論員雖然出現了一些製造業外遷和轉移現象,但中國經濟新動能不斷涌現,特別是新經濟、新產業、新零售等快速崛起,較好地彌補了製造業外遷和轉移騰出的空間。我國經濟仍具有良好的韌性和剛性,困擾多年的產能過剩問題得到緩解,低端製造業的外遷與轉移,也讓去產能有了更好的基礎和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