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欢乐30秒app首页 >>科技新闻>>正文

卡车华峰-独自工作的小马哥一年可在青藏线上修理卡车或救援卡车司机100次左右,而刘华峰和弟弟的维修站点一年外出修理卡车或救援卡车司机也有100多次

【土星冲日天象】

在劉華峰發佈的一條“五道梁救援出發”的快手下,最高點贊的一條評論是,“有你們在,我們跑青藏線心裡才踏實。”

一個快手號=青藏線上的“信息中樞”

小馬哥和劉華峰等人的快手,在無形之中,成了幫助卡車司機的一個“信息中樞”。

有一次,劉華峰接到電話,唐古拉山有一輛卡車壞在那裡。那時天上一邊下著雨、雪、冰雹,寒冷加上路況極差,且路途遙遠,單程路程就570公里,很多人也許不會接這一單。但劉華峰和弟弟開車開了9個小時到了目的地。已經有了嚴重的高反的卡車司機夫妻看到劉華峰趕來後,竟忍不住抱頭痛哭。

小馬哥說,在唐古拉山,有時候,你上個廁所,回來車就打不著火了;有時你住了個旅館,早上醒來,車打不著火了。有一次,一個車打火打了兩天才打著火。

流傳在青海格爾木的這首民謠,說的是這裡的天氣。比這更讓人難以忍受的是稀薄的空氣。進入格爾木以後,海拔就在2700米以上了,一般人到了這,都會覺得呼吸困難。

劉華峰說,如果遇到嚴重高反的司機,他們也會記得第一時間拍下視頻,然後聯繫警方和120,在救援的同時,尋求官方部門的介入,這對他們自己也是一種保護。

有你們在,我們跑青藏線心裡才踏實

171cm的小馬哥現在只有126斤。28歲的他看起來更像是38歲。

對於車壞在無人區,還承受著高反和食物短缺等困擾的卡車人來說,能看到人,看到維修人員的出現,就意味著生的希望。劉華峰說,已經不知道多少次看到等待救援的卡車司機哭泣。

2018年12月27日,快手用戶“開卡車小輝輝吖”,在五道梁地區,由於柴暖燃燒不充分,導致兩人缺氧窒息,扔下了兩個年幼的孩子和年邁的母親。

小馬哥妻子開的面館,也已經是一個唐古拉山口的一個驛站。很多卡友來的時候都會打電話給自己,過來一起聊聊天,聊的話題也一般是路況、卡車、拉的什麼貨,最近生意怎麼樣,這趟多少錢之類。小馬哥說,“跟親兄弟似的。”

打火需要燃料,不得已,他們有時需要去撿氂牛糞點燃打火;更嚴重時,他們需要用氧氣瓶放出氧氣點燃打火;還有一對卡車司機夫婦為了重新啟動車輛,把車上的棉被、棉衣都燒光了……

另外,也希望讓大家知道,在青藏線壞車了不害怕,有他們在。而劉華峰說,快手有點像卡車司機之間擴大的“朋友圈”。通過快手,求助的信息擴散地更快、更廣了,救援的效率也更高了。

小馬哥則說,之所以開快手號,是希望讓外面世界的人瞭解一下青藏線,自己在青藏線上是怎麼工作,怎麼生活的。

在高原上做汽修,不止是對體力和應急能力的考驗,有時還會面臨人性和道德的考驗。在天氣萬分惡劣、自己也需冒著生命危險的情況中,值不值得去?這本身就是一個艱難的選擇題。

幾天前,來自河北唐山遵化平安城的小伙子“西北專線唐老師”從拉薩回家時經當雄發生車禍,不幸離世。

在去年年底,小輝輝夫婦不幸離世後,家屬來到格爾木,劉華峰和“格爾木川陝物流張鼕鼕”(快手ID:zdd19880830)就全程陪同到派出所和殯儀館,並一起幫忙尋找可以幫小輝輝送貨到拉薩的卡車,以將小輝輝的車開回河北的車頭。在小輝輝的卡車返回河北的途中,小輝輝弟弟擔心卡車路上出現故障,難以處理,劉華峰還跟車一起護送回到了小輝輝老家。

而談到他們會不會把這個工作繼續下去,繼續在青藏線待下去,劉華峰說,他會盡自己所能。小馬哥則說,他想一直在青藏線堅持下去,堅持到不想乾的時候。

不到一個月後,來自河北的另一名卡車司機在西藏那曲突發心臟病,不幸離世。

距離小馬哥的維修站點有400多公里,是另一個維修站點。當卡車沿著109國道駛過格爾木昆侖物流園附近,很多人就會看到“護卡博士”(快手ID:L13897066661)的字樣。

對他們來說,讓他們感到生活重擔的是工作,讓他們感受到自己價值的,也是工作。

小馬哥曾經也是一名卡車司機,這是他來到沱沱河的第8個年頭。當時自己開車經過這裡,感覺這裡維修汽車的站點很少,就一個人跑來乾起了維修。小馬哥每次外出維修,都要帶上氧氣、藥品和食物等。有時候,一去就是三四天。小馬哥說,來到高原後自己一直嚴重貧血,且患上了關節疾病。

小馬哥和劉華峰兄弟因為日常工作的關係,非常熟悉。

一面面錦旗背後,是一個個救援故事

……常年在青藏線上生活的快手用戶小馬哥(快手ID:415903422)是青藏線上的一名修理工,他見過太多青藏線上的悲歡離合,對此感受深刻。

劉華峰說,“現在去幫助別人,讓自己快樂,也很有成就感。這是他來到青藏線之前沒有體會到的。“

劉華峰和小馬哥知道卡車司機在青藏線的艱辛,無論白天黑夜,都會有求必應,除非人手不夠,路途遙遠趕過去不現實。為了更方便地服務卡友,他們還拉了幾個關於青藏線維修和救援的群。對於不能及時趕到現場維修和救援的,他們會通知讓青藏線沿途其他維修站點的人儘快趕去救援。

小馬哥的修理站在沱沱河唐古拉山鄉,他的手機24小時開機,時刻等待去接應和救援。

現在,如果遇到卡友失聯或需要救援的信息,劉華峰會首先將救援信息和聯繫方式發到快手,並隨時更新最新的救援動態,讓更多的卡友看到;在找到失聯卡友或成功救援後,再將求助信息隱藏。

“可恨青藏線”上的流動修理工

34歲的劉華峰當時是因為弟弟人手不夠才來到青藏線的。他說,來到這裡的時候,他原來想的就是修修車賺點錢,但沒想到5年青藏線的經歷,竟然意外讓他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人。

而劉華峰的維修店也已經成了卡車司機的休息站點。劉華峰驕傲地說,很多人都通過快手知道了自己,來到自己的店里。這其中包括很多快手上大家耳熟能詳的卡車司機,也有很多自己的卡車司機粉絲。“雲歌、歐曼老頭、卡車亞萍、寶哥都來過我的店里。”

卡車行駛在青藏線上,司機最擔心的就是高反和車輛壞在半路。到了那裡的無人區,你才會真切地體會到什麼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常年奔波在外的卡車司機,他們對各自的生活有著深切的共鳴,而像劉華峰和小馬哥這樣在青藏線上的修理工,他們也感同身受。在這個群體中的一員遭遇不幸時,他們往往爆發出強大的凝聚力。

“六月雪、七月冰、八月封山九月冬、一年四季刮大風……”

如今,劉華峰在快手上擁有7.6萬粉絲,小馬哥有接近1萬粉絲。他們的快手號在關鍵的時候也是一個發佈救援信息的渠道。

這裡是劉華峰和弟弟劉華超在青藏線上開設的維修站點。此處距離格爾木市區更近一些,海撥在2600米左右,也是很多高反司機被送往格爾木醫院時的必經之路。

“搬家有很多沒搬過來,另外也有一些我們也勸他們不要送錦旗了。”劉華峰說。而在這其中,還有一面旗子格外引人註目,上面寫著“感謝格爾木護卡博士劉華峰,愛心相助,品德高尚。輝媽媽攜倆孫兒跪謝。”原來,這正是卡車司機“小輝輝”的母親和兩個孩子送給劉華峰的錦旗。

此外,青藏線上的事故率極高,極端天氣會導致各種不可預知的車輛故障、車禍等。

與卡車司機之間,他們是患難見真情。讓劉華峰和小馬哥有了很多卡車司機“哥們”。他們相互需要,也相互取暖。小馬哥說,經常有找他修過車的司機,再走青藏線時,會給他帶來家鄉的特產。

在劉華峰和弟弟的汽修店里,掛了很多面錦旗,每一面錦旗都訴說著一段生死之間的故事。

卡車夫婦見到我們,抱頭痛哭獨自工作的小馬哥一年可在青藏線上修理卡車或救援卡車司機100次左右,而劉華峰和弟弟的維修站點一年外出修理卡車或救援卡車司機也有100多次。

在小馬哥和劉華峰的快手上,最多的還有另一類視頻,是告知前方的路況。青藏線是一條事故多發路段,經常出現大面積堵車。堵起車來少則幾個小時,多則幾天。很多卡友會因為看到他們快手上發佈的前方消息而選擇原地休整或做好更多物資準備。

小馬哥和太太一起在沱沱河村租了房子。他有兩個孩子,大的9歲,小的7歲,但都在老家西寧住,一年中見不了幾次孩子。劉華峰也有兩個孩子,住在河北姥姥家。停下工作的時候也會思念孩子,但更多的時候,他們只能投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