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欢乐30秒app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房子孙倩-许兵让孙倩尽快把房子买下来

【一年借阅926本】

閃婚1957年出生的許兵(化名),是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城郊的一名普通農民,十多年前,老伴因病去世,兒子和女兒也先後成家,許兵獨自一人生活。

沒想到,第二天他就接到孫倩電話,約他晚上一起吃飯,並說她弟弟也一起參加。許兵聽了很高興,覺得有戲。當天晚上吃飯,除了孫倩,還有一名男子和兩名婦女。孫倩介紹,男的叫楊棟,是自己的表弟,另兩個婦女是楊棟的家裡人。吃飯過程中,楊棟對許兵非常熱情,一個勁誇贊他,他也格外開心。

過了一陣子,許兵的房子一直沒賣掉。孫倩跟他商量,為了防止房子被別人買走,楊棟已經墊付給那套民房的中介20萬元,有時間兩人一起打個借條給他,等自家的房子賣了,楊棟再從中扣除就行。2018年9月22日,許兵和孫倩一起給楊棟打了一張20萬元的借條。

2019年3月底,許兵的房子裝修基本完工,但這時有人告訴許兵,這房子是姓侯的一位村民的。許兵一聽,趕緊去有關單位查詢房屋情況,結果得知,這套房子確實屬於這位姓侯的村民,與自稱賣主的劉英沒有任何關係。

兩年前,許兵家所在地拆遷,根據拆遷政策,他一共拿到了四套拆遷房,外加幾十萬元的現金補助,家庭經濟條件一下子有了質的飛躍。許兵來到一家婚介所登記,希望找個如意老伴安度晚年。

房子賣了,自己一分錢沒拿到,許兵心裡有點不舒服,但想到自己手裡又有了套新房,就沒多想。2019年春節後,孫倩將新買房屋的土地證交給許兵。隨後,經和孫倩商議,許兵決定立即對新買的房子進行裝修。

從見面到領結婚證,兩人只見了三次面,時間一共還不到十天——

警方經調查,很快查明事實真相。許兵這才明白,自己早已陷入了一個由楊棟等人精心設計的騙局。而這個騙局的核心人物,正是與自己閃婚的妻子孫倩。

聽到這消息,許兵立即回家質問孫倩,但她說自己也不知情。許兵一氣之下前往公安機關報案。

2018年11月的一天下午,孫倩從外面回來,興衝衝地告訴許兵,她又看中一套民房,比上次那套更好。第二天,許兵和孫倩、楊棟等人去看房,發現這套民房確實比上次那套還大,房主叫價30萬元,許兵讓孫倩儘快把房子買下來。

2019年6月6日,孫倩和楊棟被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檢察院以涉嫌詐騙罪批准逮捕。6月26日,劉英被淮安區檢察院以涉嫌詐騙罪批准逮捕。目前,該案正在進一步偵查中。

見對方條件比自己強很多,許兵有點自卑,為贏得對方好感,他直接說自己家拆遷拿了四套房,孫倩跟自己過日子肯定不會吃虧。但整個見面過程中,孫倩表現得不是特別主動,這讓許兵心裡很沒底。

中介將許兵介紹給孫倩,聽說許兵是拆遷戶,家裡有幾套房,孫倩很高興。但見面後,孫倩有點失望,因為許兵只是普通農民,沒什麼文化,年紀又比自己大好幾歲,長相也一般,她覺得配不上自己。當天下午,孫倩將這件事告訴了楊棟,楊棟一聽許兵家裡有幾套房,心想如果二人結婚,孫倩欠自己的錢肯定就能還了,於是極力慫恿她與許兵繼續交往。此後,在楊棟多次催促下,孫倩一咬牙和許兵領了結婚證。從見面到領證,兩人只見了三次面,時間一共還不到十天。

婚後,孫倩和楊棟商量出一個套取許兵錢財的辦法,即用一套虛構的民房引發許兵的興趣,由此引導他賣掉名下的一套房子,然後孫倩用該賣房款給自己還債。在楊棟、劉英等人的密切配合下,許兵果真被一步步引誘進了孫倩等人設計好的騙局,直至案發。

隨後,楊棟拉過一位叫劉英的婦女,說許兵新買的民房就是她家的,自己之前墊付給中介的20萬元已經轉給了劉英,現在許兵賣房剩餘的10萬元,剛好是需要付給劉英賣房的尾款,賬目就此結清。說完,楊棟將桌上剩餘的錢全部放進一個布袋,交到劉英手裡,隨後,他以幫劉英到銀行存錢為由,拉著她走了。

幾天后,許兵獨自去那套民房查看,發現有人正在裝修,一打聽,這房子是房主剛買下來的,他趕緊回家問孫倩是怎麼回事。孫倩打電話問過楊棟後,說那房子有貓膩,不過那20萬元在中介手裡,跑不了。對此,許兵將信將疑。

第二天,孫倩帶許兵和楊棟一起去看房。許兵盤算,根據自己的經驗,這套民房將來拆遷至少要拿兩三套房子,而房主叫價才28萬元,當即表示同意。

沒多久,他就接到中介電話,說有一個各方麵條件不錯的女士,可以見面,許兵當即答應。見面後,中介介紹,女方叫孫倩,50多歲,大專文化,退休前是一家國有單位的幹部,十年前離婚,一直單身,每月退休金有五六千元。

從此,孫倩過起了經常被楊棟等人追債的日子,有時被逼急了,她只好借高利貸還債,背上了越來越沉重的債務,每月退休金連還利息都不夠。萬般無奈之下,孫倩便到中介所登記,希望找個經濟條件好的男人幫自己還債。

騙局孫倩既然已經和許兵結婚,為什麼還要和他人設局欺騙丈夫呢?原來,孫倩退休後在家無事,便開始做理財,向別人借了不少錢。但讓她崩潰的是,自己投資的一個平臺沒多久突然倒閉,她不但血本無歸,還欠下一屁股債。

沒過幾天,孫倩拿回一份購房合同,跟許兵說自己做主把房子買下來了。許兵很高興,誇贊孫倩能幹。2019年2月1日,許兵接到楊棟電話,說他委托出售的房子賣掉了,價格剛好是許兵的要價43萬元。

第二天上午,許兵來到中介所,發現桌上堆著幾大捆現金。隨後,楊棟跟許兵核對相關費用,說房子賣了43萬元,之前許兵因為急用錢,陸續從房產中介和楊棟手裡預支了13萬元現金,加上之前許兵打的20萬元欠條,賣房款還剩10萬元。對此,許兵表示認可。

一場黃昏戀,少了一套房歐陽飛一個是60多歲的農民,一個是50多歲國有單位退休幹部,兩人認識不到十天就結婚。看似一場轟轟烈烈的黃昏戀,最後卻發現,這隻是多人按照事先編好的劇本參演的一場戲而已。

幾天后,許兵主動約孫倩到自己家裡做客,孫倩爽快赴約。當天,許兵直接提出希望兩人儘快領證,孫倩表示會考慮。兩三天后,孫倩答應和許兵結婚,兩人於2018年8月20日領取了結婚證。

購房結婚沒幾天,一個晚上,孫倩從外面回來說,她聽表弟楊棟說,城郊有套民房,房主想低價轉賣。如果能買下來,將來拆遷又可以賺一筆錢。許兵當即表示感興趣,但轉念一想,手裡的錢不夠買房子的,孫倩隨即提議,可將他名下的房子賣掉一套。許兵一聽這主意不錯,便答應去看房子。

回家後,許兵與孫倩商量,決定賣掉名下一套105平方米的房子,並把賣房的事委托楊棟找中介出售。關於房子售價,許兵表示自己拿到43萬元就行,其他不管。隨後,許兵就將賣房的相關手續交給了楊棟。